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关于爬山的散文

来源:文学门户网    时间:2019-11-06




篇一:一起去爬山
 

    喜欢爬山,一直以来。

    爬山要有好伙伴。我的伙伴就是我的侄儿侄女们,越来越多的一帮小孩儿,从他们抱到手上直至如今蹦跳如飞,从两个到如今的五个。我的侄儿侄女们从小跟着我饱受濡染,无一例外,也都喜欢上了爬山,而且都是爬山的好手。当然,他们更喜欢的是跟我一起去爬山。我一声吆喝,他们没有不呼应的,马上熟练有素地快速做好各项准备,换鞋子,拿柴刀,找袋子,还偷偷地揣上自己的小零嘴,跃跃欲试,唯恐落后。我照例是一定要提着一兜儿各种各样好吃的,花生瓜子、苹果桔子、饼干麻辣等,水是不会忘记带的。一般会有邻居小朋友一起加入的,三三两两数量也不少。出发前,我会给他们相互搭配好,“一加一”结对帮扶负责制,遇上路上有背的要扛的需抱的,就各负其责了。我作为总头领,任务也不轻松,除了安排路线,组织游戏,分发食物外,还得负责把握进度,集合归并,指挥大的,照顾小的。就这样,我们一路浩浩荡荡地直奔山而去。

    于我而言,对山,有一种渴盼,一种探求,一种激昂;对这帮小孩儿,更多是一种尝试,一种新鲜,一种游戏吧。总的来说,我认为我们都是来自于自然,对自然都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亲近吧.

    站立山脚,仰望山峦,苍茫葱郁,跌宕起伏,路隐若现,像一个巨人静卧于青天之下,让人不自觉想快快投入到他宽厚的怀抱。小孩子们是最快乐的,能量也是最大的,他们像燕子一样飞扑进大山中,一会儿功夫,就此起彼伏地在山的不同部位响起他们欢快的稚嫩的欢呼声。在山的怀抱中,他们随心所欲地来回穿梭,上下奔跑,亲亲树叶,尝尝野果。一忽儿不见人影,害我们大声呼喊;一会儿又猛然从树丛中钻出,惊吓你一跳。这时候的小孩们,情绪激昂,满脸涨红,已然成了欢乐的天使。

    半山之中,多少有些压抑的感觉。山下看不到很远,都是熟悉的景致;树木离我们是这么近,可以清楚地看到它们的姿态;山上是不远的距离,各种树枝伸向天空,天像是被扎成了锯齿状。这时我会组织孩子们小憩片刻,虽然他们并不累。山上是不缺石头的,总是有大块的平滑石块,完全可以充当我们休息的坐凳,甚至是我们小躺的床垫。我们围在一起,这时癫痫的治疗在哪里候是应该分享零食了。毕竟是小孩子,对于他们来说,零食始终具有不可抗拒的诱惑,我想,这也是他们喜欢跟我一起爬山的原因之一吧。见人有份,平均分配,我一边做好分发工作,一边引导他们讲述着自己的世界,通常都是些学校里的见闻。虽然有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讲什么,但看到我认真地听着,他们也会热烈地讲述的,也就是这时,我才发现小孩也需要人倾听的,小小的世界里也有不少可爱可笑可恨可憎的事情呢。

    到了山顶,风景突变,一览无余。连绵的山脊,像群牛的脊背,我们踩在碧绿的毛毡上,可以看到山腰上一丛丛的色彩,有时是暗棕,那是一块杉林;有时是亮黄,那是一组将红的枫树;有时又是翠绿,那是大片的松群。我们爬的山,群山脚下居然还有一片白晃晃的库水,峰回水转,安静怡然,像明镱,像白屏。对面的山是最让人震撼的,我想小孩们都可以感受得到它的壮美,因为他们也会停下脚步来,遥望着,感叹着。我们一排站好,轮流着向对面的青山呼喊,看谁的回声更清脆,更响亮,听着或重或轻,或尖或细的回声,每一次都会搏得我们齐声的欢笑,青山给我们的回应更是零乱的,有点怪异,有些鬼魅。叫累了,我们转身,主角我该闪亮登场了。我指着远处,这村那落,这路那塘,一一叫他们找出自己的家来,找出他们自己熟悉的地点来。我们一起遥看着,为找到了自己的家、同学的屋、亲戚的房的位置而欢呼,为找到了平时上学的路、抓过鱼的塘、爬过的大树而雀跃。我们兴奋地在这里指指,那里点点,这些都是我们平时生活的熟悉的大地啊,每个角落都有我们的身影,每个地方都有我们的印迹。更远处,我们可以看到无限的地平线,真是平啊,像被尺比划过的;那么蓝啊,像是海的尽头一样。在这群山之巅,遥望远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


篇二:爬山虎的希望


阳光带来我紫色的梦。--题记

光光的,又过了一冬。沉睡了,清醒了。

那个微笑,将我唤醒了。

一墙一墙的,舒展开的,我年幼的复杂的家族。

假山上的常春藤就没有变过样,而我,枯容与共。

我给了春天最漂亮的色彩。

其实是我爱吧。

美丽的,倾听。

雪花纷舞的时候,我就听见那些想往了。

我也是。<黑龙江著名癫痫医院/p>

我们都知道的,风霜雨雪其实都不算什么啦。

我嶙峋的藤蔓,坚强的附着在冰冷的墙体的时候,告诉自己,不禁风雨,哪能见彩虹呢?

挺过去了,就像一场怪异的梦,做尽了世间悲情。

而后,风轻云淡。

难免的是荒凉。

只是为那些惨遭冻害的智能细胞,还有枝干,落泪。

不过,一切还会再长出来。

过去的就让她过去。

我们活在现实里,活在对未来的向往里。

牛毛的春雨过后,会褪掉那层最初的单纯与幼稚。

接迎我滴翠的夏日······

片片婆娑随风舞,炎日我如夏蝉鸣。

枯荣随天意,色彩由我定。当风逆行,笑谈雨雪,砥柱中流!


篇三:爬山——人生


    今天和朋友去登泸山了,好高,数不清的石梯在茂密的丛林中盘山而上,直至山顶。听说泸山是西昌有名的国家级风景区,是很多人尤其是初到这里的外地人最神往的旅游景区之一,作为外地人之一我当然也想去看看。

    带着些许的神秘感我们迎着朝阳出发了,踩着石梯在茂密的丛林中传山而上,心里还真有几分兴奋,现在想来也许是内心深处对山顶的神秘渴望起了作用吧!就这样走走歇歇终于爬上了山顶!然而好不容易踏在脚下的山顶却什么都没有,古人会当凌绝顶,还能一览众山小,可我们虽脚踏山顶,视线却被乱木丛档得严严实实,啥也看不到啊。

    其实我突然间想到人这一辈子啊,又何尝不像这爬山,为了那个无法预知的人生顶峰,拼命的去爬,花掉自己一生的时光,只有到顶的时候方能知晓峰顶到底风光何如,然而很少有人真正如愿,因为回首人生时他们发现比起自己花掉的时光和因此所失去的一切,眼前自己所得到的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可人生只有一次啊!就像爬山时因一心向着山顶而忽略了山道上太多客观的景致一样,然而爬山尚可重来,可人生呢?

    下山的时候我看到又有很多人在源源不断的往上爬,自己已经酥软的双腿让我有一种想阻止他们继续往上爬的冲动癫痫持续状态如何救治,但我终于还是没有这样做,因为我想到了自己往上爬时的心理:不亲自上去看看心里是不会踏实的!人生也是这样,那些老去的已经爬到人生顶峰的并且领略了顶峰风景的前辈们不是没告诉过我们应该珍惜人生的过程,可是不去亲自领略一番,谁又听得进去呢?于是爬山的人依旧在爬,尽管山顶一片荒芜;红尘中的人们依旧脚步匆匆,就算人生之巅一无所有!

    不过这样也好,名山,如果没人去爬,那便会荒芜;人生,如果无生命去践行,其存在便是一种多余!也许这世间的一切本来就是这样也说不定啊!


篇四:爬山小记


    伴着初升的太阳 踏着轻快地步伐 迎着轻轻的微风 哼着小曲戴上相机 我们一起爬山去

    乘坐14路公交车 到铁佛寺哪站下 跳下车门呼吸不一样的郊外的空气 发现 原来我已经滞留在家好久了

    从铁佛寺的管理山林的小院进入 顺着楼梯慢慢上到一半的样子 再转入一条崎岖狭窄的山间小路

    顺着山路慢慢向上 时不时边边上会出现一个坟头 然后继续 绕绕 绕道第一座山的山顶——烈士陵园的顶部纪念碑那里

    绕过纪念碑 继续往后 乱绿的树林 遮住了遥看远方的视线 于是 顺着爬山人踩出的路 继续

    第二座山的山顶很好爬上去 不费吹灰之力 就占领了一处高地 往下望去 绿茵茵的树林覆盖着大片的山脉

    再向第二座山前进 陡陡的下山路 让我有种冲刺的感觉 一路小跑中飞奔而到一处平坦之地 休息片刻 再继续向前

    眼前出现一个指示牌 第三座山被人们称之为出城山 此山虽不是很陡 但上山的路很漫长 爬一半人就消耗了太多的力气

    好容易在不停地休息中爬到山顶 又出现漫长的山顶的平路 从稀疏的树林中望去 对面山中的电视塔映入眼帘

    接下癫痫病治疗最有效办法来 是漫长的下山路 快到山底时 看见一位放羊的伯伯 然后便跑去逗羊群中的某一只小羊 结果

    小羊好像被吓到了 咩咩的叫起来 后悔当时没有掏出手机 录下羊仔的声音 ( ⊙ o ⊙ )啊!跟人们叫妈是一样一样儿的

    吓到了小羊 然后继续往下 走上一条石子路 旁边的指示牌说我的左边是王莽洞 不去管它

    爬山的人 会顺着石子路走一段距离 然后左边又出现一座石头山 一个专门固定铁路路基的石头厂 开采那里的石头

    顺着石头路向前 电视塔越来越近了 从一处山路向上 来到第四座山 此山上山路陡峭 两边无树木遮挡 视野相当广阔

    爬到山顶 兴奋地吼叫“大山大山我爱你” 只见爬山的人笑笑的看我 我也乐呵呵的看人家

    又是一条陡峭的下山路 路边的杂草烂花长的疯狂 少见的几颗枯枯的快死的树木上 树皮是一块一块的罕见

    山底是平坦的山路 逐渐往前 又出现第五座山 爬山人都叫它“二求坡” 此山不但上下山路长 且十分陡峭

    几次去爬山都没有上“二求坡” 因为前面四座山就要去了我大半的力气 只有从“二求坡”的山边绕行

    此山之大难以想象 绕了大约一个小时才见到汽车的上下山路 就会知道离到达终点不远了

    顺着汽车路一直走 大约过半小时慢慢的会出现家属区

    从一条小路不能再小的小路穿进去 逐渐到了东风汽车公司 我们的终点站

    走出公司大门 就是东风汽车公司的家属区 走出家属区就是14路公交车的终点站

    踏上14路公交车 落座 随着公车的启动 这次 爬山的行程就这样结束了 爬山人在车上休息了

© wx.dnilq.com  文学门户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