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那些年,我们的青春》第五章难眠的夜_散文网

来源:文学门户网    时间:2021-08-28




第五章难眠的

先一步离开的庄子慎,由于特别低落,所以他更是无心观赏中校园的风景了。他凭着刚才那位消瘦男孩的指引,顺着一条并不知名的小道,几经转折后他终于看到了一幢高大修长并闪现灯光的建筑,那些彼此分开的灯光,鳞次栉比,纷纷打在了它身后的小路上,显得非常的规矩与整齐。

但令人奇怪的是这幢寝室楼就好像从地底下突然长出来的一样,下半部分只见幽暗的灯光若隐若现,却没有看到一处宿舍房间,总给人一种怪怪的感觉。而此时庄子慎脸上的表情也发生了微乎其微的变化,不过仅仅持续了两分钟左右。随着庄子慎离建筑物越来越近,他的疑惑也慢慢解开了,原来这幢寝室楼建在一处低洼的地方,与它身后紧挨的道路相比,它整整矮了有两层房间的高度,而刚才的那些灯光就是从‘埋’在下面的宿舍里传出来的。

就在刚才走近寝室楼时,庄子慎还发现了一处有点偏僻陡峭的楼梯,好像是通向寝室楼正面方向的。而此时,楼梯上还有来来往往打着伞的人群,从他们的穿着来看,他们和庄子慎一样,大都是来报道的新生。所以庄子慎也托着行李,不假思索的顺着楼梯走下去了。

很轻松的,走了不到二十米,庄子慎就到达了寝室楼门前。由于下着雨,而且他还带着一箱行李,所以他索性就没有停下,一下子就扎进了亮堂堂的楼中。

“428,428”庄子慎边走嘴里还不时的嘀咕着的寝室号。浙江治癫痫哪家正规px;">( 网:www.sanwen.net )

片刻之后,经过了多时的长途跋涉与翻山越岭。庄子慎终于在4楼靠进楼道里侧的一个楼梯旁找到了自己的‘新家’,心中顿时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此时,宿舍里两个有点的灯正静静的亮着,把空空的房间照的犹如白昼一般。

这个宿舍共有六个床铺,都被贴着墙‘空架’在半空中,而床下则是整齐铀黄的木质书桌和衣柜,一共有三排,两两对齐,都被稍宽的过道划开了,就好像河的两岸一样,虽然彼此都近在咫尺却又遥遥相望,是可望不可及的。再看房间的另一头,又是一扇木门,经过‘实地考察’,庄子慎发现它是通向阳台与卫生间的。而看到后庄子慎也非常的赞叹这种布局,它使得他们既不用再像高中时候一样冒着严冷上厕所,而且他们还可以随时站在这里欣赏宿舍后的,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庄子慎又下意思的望了望楼下的道路,在路灯下,他看到那里除了一滴滴雨滴外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惊喜之余,庄子慎又把目光慢慢的转回了宿舍中,经过细致的查看,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见每一个床位上都贴着一张姓名薄,好像就是为了防止占床而设置的一样,其中就有他的名字——庄子慎,是紧贴门后的那张床位。看到后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不是嘲笑,而是对想到这种看似‘笨拙’方法的那个人无比的佩服,毕竟这也是为他们好。

来到写有自己名字的书桌旁,庄子慎就仔细把他的书桌和衣柜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然后才开始一一整理他的行李。

杭州主治癫痫医院,在哪里

夜已经很深了,而428的灯光还孤零零的打在窗外。费了好大功夫,现在庄子慎也气喘吁吁终于铺好了自己的床铺,此时他正略有所思站在宿舍门前左右看了看,楼道里出奇的安静,好像这里就他一人一样,没有一丝嘈杂。

“睡吧!”看到这种情况,庄子慎也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然后径自走进了宿舍。

经过简单的洗漱,428的灯终于熄灭了,瞬间一片黑暗穿透了整个寝室,而428的门也在这时徐徐的合掩了。

不知为什么,任凭庄子慎怎么努力,躺在床上的他就如鏊子上烙饼——翻来翻去,却没有一点睡意。此时他的脑子里也很乱,他想着此刻自己一个人的宿舍,想着自己家里的,当然还有那位他不愿再提起的苏沫。可是一切就好像一样,前几个小时他和苏沫还犹如两小无猜一样,而此时他们却……

想着这些,他的头越来越疼,可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只要他一闭眼,那些的画面以及现在的都无情的刺破了他脆弱的神经,无奈之下,他干脆睁开了眼睛,然后掏出手机静静的玩了起来……

在这个的,庄子慎没有睡意,可是在另一幢楼里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此刻也躺在床上裹着被悄悄的对着发呆,没有睡意。是的,她就是苏沫,一个精灵古怪又有点柔情的。

刚才在图书馆门前,等庄子慎走后没有多久,她就被黎昕默默的送到到了离庄子慎很近一个宿舍楼下,一路上气氛比较沉闷而他们也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两个有点相称的背影忽高忽低,映衬着有些昏暗泛黄的路灯光带癫娴药能乘飞机出国留学吗,慢悠悠的,慢悠悠的走到了这幢有点残败的宿舍楼前,而这里就是苏沫未来的宿舍楼。

由于是宿舍,所以黎昕没有上去。告别了黎昕,苏沫就一个人提着包裹走进了宿舍楼,这个宿舍楼显然从外观看就比庄子慎的破旧,如果说庄子慎的是九十年代的房子,那么苏沫的就是六十年代的房子,一点也不夸张,但这也是苏沫无法选择的,她只能服从学校的安排,何况现在她也已经有点累了,只要有地方休息,她是不会挑剔的。

走进宿舍楼的一扇小铁门,苏沫一眼就看到了楼管阿姨房间的一扇窗户,是朝着门的方向打开的,可能是为了更方便的管理宿舍的秩序。待她礼貌的向阿姨询问了自己的宿舍号,苏沫就顺着若明的灯光小心的爬了上去。

又是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位有点文静的从楼上正向下走,苏沫抬头看了看,而这时那位女孩也驻足把目光投了过来,两个人互相打量着对方,楼道里瞬间又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只见那位女孩短俏的齐刘海造型,脸上嵌着一双明亮的双眼,犹如一波泛着幽光的湖水,不时闪现着晶亮的水花,波光粼粼,皎洁透亮。修长的下身穿着一条淡蓝色的碎花长裙,而上身则搭配着一件白色的T恤,整体看来给人的感觉很知性安静。

苏沫看着女孩,没有作声。而那位女孩也友好的看着她,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是新来的学生?”

“恩?是的,你好!”含着笑意,苏沫回答了对方的话。

“你好,你是哪个宿舍的,我带你去。”癫痫患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女孩走近她低声的说。

“我是……”苏沫也没有犹豫就说出了自己要去的宿舍,好像她并不觉得面前的女孩和自己是第一次见面一样。

就这样,几句寒暄过后,女孩就帮着苏沫把她带到了宿舍,而这位女孩也告诉苏沫她的就住在隔壁,也是新来的。一切就绪后,苏沫还没有来得及问对方的姓名,女孩就又匆忙的跑向了楼梯口,估计去办刚才没有解决完的事情了。苏沫也没好意思叫住她,立时这里就又剩下她一个人了,偶尔从旁边宿舍里也传出一两声谈话,不过声音都不是太大,苏沫并不想去理会。

推门走进宿舍,苏沫看到,她们的宿舍显得很拥挤,没有阳台和洗漱的地方,仅有的几张衣柜和书桌,还是很破旧的。而她们的床位也是上下铺的,她大致看了一下,宿舍里一共有八张床位。

在八张床位中,苏沫找到了自己的位子就赶紧整理起来了,也在中一分一秒的流走了。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苏沫就躺到了自己很舒服的床上,本想要睡下,可是宿舍陆续又来了两位同学,经她们简单的攀谈,苏沫才知道,这两位都是她的室友,一个是林筱奕,本地人。而另一个是肖念,她和苏沫一样都是是外地来的,而此时她们也是刚刚到。

可能她们都有点累了吧,聊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宿舍就伴随着灯的熄灭沉默了下来,大家都睡了,可是苏沫却在灯熄灭的一刹那,精神格外的爽朗。她躺在那里想一个人,是她一个又又恨的人——庄子慎。

首发散文网:

© wx.dnilq.com  文学门户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