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聊斋之当代奇谭_散文网

来源:文学门户网    时间:2021-08-28




二十年前,一经营中药材同行,皖省霍山县人,居住西溪。名曰孙邦林。四十岁,身材粗壮,善饮酒一斤不醉。为人豪爽大方,江湖侠士性格。

某一年五月初,我与单位一主任会计因公事一同去他家西渓拜访。孙很热情地招待我们,席间见其妻好像身体不好精神不佳有病的样子。看出我们的疑问,孙主动地讲起下面的奇异之事。

其妻四十岁左右,几年前怱生病, 去医院检查是胃部七处溃疡。此后两年各种治疗方法不见好转,并且愈来愈病重。他听熟人告之;岳西县一山区村寨,有一奇人能看阴阳两界一切因果。也懂中医治疗。于是他只身前往,一大早找到这人的家。孙进门后站在堂屋中一句不说。奇人约七十岁左右,看了一眼孙,开口就说:“你是来把你妻子看病的,你妻子病在胃部,已经七个黑洞。”同时说出了她的年龄、属相、阴历生日。孙惊讶地问:“那怎么办?”

奇人老头说:“你家住在一条马路边,后门对着一条干了的小河,有个二十岁左右瘦脸男子的鬼魂从你家后门一只脚已经跨进去了,你要把他赶走,他要上你老婆身。”孙问怎么赶走?老头说去找个道士帮你做。孙半信半疑从外地找了个道士去他家,道士从马路上过来很远就指着他家后门说:“你家后门口站着个人。”然而,孙看什么都没有。道士从大门进家后做法事把那个鬼魂驱赶走了。

以后的日子,他妻子胃病好了。他在家门口向高龄老者打听;他家后门周围可死过人?有老辈讲:1949年解放后,在他家后门对面的河沿边,政府枪毙了一个治癫痫病能花多少钱二十多岁的瘦瘦。

此后两年,一次孙因做业务来到我单位,中午招待吃饭,孙拿掉洒杯说:“我不能喝酒。”我们都很吃惊,以前能喝一斤白酒,现在滴酒不沾。在酒桌上孙接着以前的亊情讲道:那一年请道士把那个东西从后门撵走了,家属身体也好了。但是不久他身体开始生病,去医院査岀是胃病,有多处溃疡,也吃了很长的药,都不见效。于是,他只好又到岳西县山区那个老头家去了。老头一见他就说:“噢!那个从你家后门撵走的东西又绕到你家大门口进去了。现在是你胃有病,那个东西不走,那你只好让他吧!”( 网:www.sanwen.net )

于是,孙回来后带着妻儿一起搬家到几十公里外的磨子潭镇租房居住,从此放弃了老屋,远离了西溪。

几年后,小庙镇上的搬运队王队长,此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长期从事体力劳动,身材高大有力,我们认识。

一天上午他来我处,神情,叹息不止。向我诉说道:“胡会计;我家大儿子生病了,到上海大医院去检査是脑瘤,只剩下三个月,这可怎么办?”

他儿子四十岁左右,当过兵,现有两个年幼的。我心里很难受,也理解王队长的。老人恨不得用自己的生命换儿子的健康。自古病不分贫富,黃泉路上无老幼。

老人我才告诉我他心中的,但我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安慰他。我忽然想起孙邦林经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专业历的事。于是说:“岳西山区有个很奇的老人能看怪病。但我不知道怎么能找到他家,只有一个叫孙邦林的知道。”王队长问:“那孙邦林在那?”我答:“他是霍山县人,一年到头大多时间在外跑业务,去他家也不一定能找到他,他有两年多没来我这。”

当时我很说这事,这会让王队长心中燃起的希望破灭。我们俩坐在屋里哀声叹气,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此时;忽然间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走进我房间,我猛然站起惊呼道:“孙邦林。”

这是个意外的惊喜,是奇迹。想这个人,关键时他就来了,这是天意啊!

我立即将王队长儿子生病的事告诉了孙邦林,并提出了让他带王队长去岳西找那个奇人老头看病的要求。孙邦林说:“好,现在就走。”

孙与王队长一起走了。

我这才想起马上就到中午了,没留孙吃个午饭,连一口水都没喝,他是来有事还是来看我的也不知道?怱然间来,突然间走,前后不到五分钟。这是一个侠义的人士,他与王队长是一面之缘,对王队长的帮助没有一丝的忧虑,这是我此生遇到过的少有爽直之人。

这件事过两年后,他从外省回霍山到我处来了一次,直至今日十几年了,我们失去了联系,我听他说过要在六安居住,也许现在他就住在六安巿。希望有一天能见到他。

王队长第二天下午回到了小庙镇,并立即来到我处,把祥细的情况和那个老头开的药方拿给我看。我又一次被这件事惊呆了。

<癫痫专业医院哪家好啊p>王队长说:他与孙邦林一路换乘几次客车;第二天上午到了那个老头家。进门前孙告诉王队长:“我俩进门后都不要开口说话,听老头怎么讲?”

老头看到他俩进来;望了一下,然后指着王队长说:“你是来给你儿子看病的。”

第一句话就让王队长很吃惊。接着说:“你儿子今年四十岁,属鸡,农历六月二十九生日。”老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说:“你儿子病在这里。”又摇摇头说:“治不好。”

王队长哀求老头想想办法,说:儿子才四十岁,俩个孩子未成年,病治不好,他这个家就散了。

假如王队长儿子的病治不好。那么的三大悲剧会把这个家庭所有成员陷入的深渊。丧父、中年丧夫、晩年丧子。面对死神,人类的力量显得很弱小、苍白、。

老头说:“这是我无能为力的,你回去烧香求佛,烧飞机香,我再开副药方给你,治不好,只能多活周年半载的。”

王队长问:“飞机香怎么烧?”

老头:“把香摆成十字形,从上、左右、三头点燃。”

王队长与孙邦林回来时,孙在岳西县与霍山县交界处下车分的手。

王队长把药方递给我看。说:“给抓药的看过了,十几种中药,有一种药没有,叫陈皮虫,要活的,方子配不全,这可怎么办?”

中国的中医中药博大精深,仼何一个中医对相同的病、不同的病人、不同的时间能开岀不同的药方。这完全靠一个人长期积累的的经验。对于这6岁女孩的脑电图不正常是癫痫吗个处方中的陈皮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又不能再去找老头从新换一种中药替换。

我看王队长很急。只好把他叫到单位办公室,把情况告诉了单位丁主任。丁主任思考了一下说:“正好,我们中药材收购仓库有三四吨两年前收购的陈皮(桔子皮),正准备这两天拖出来翻晒,看可找到陈皮虫?”

单位下午即时组织了人力,把中药收购仓库放了两年多的陈皮拖到水泥广场上翻晒。的确真的找到了陈皮虫,活的、白色的。象一个个细长的蛆虫。三四吨陈皮中找到的虫子正好了王队长药方的需求。这一切都是天意!那个老头开岀了这个古怪的陈皮虫。我的师傅搞了几十年中药也是第一次看到用陈皮虫做药的。首先;你必须有大量的、一两年以上的、需要适合的温湿度、适合的季节。这样才能生出虫子。当时,在整个合肥地区你绝对找不到第二家医药公司有陈皮虫。老头在开方子时一定已算出陈皮虫的岀处,他有这个能力。世上有奇人。

……

几年后,遇到一个在岳西县政府部门的人员,我向他打听他们县的这个奇人老头。他听说过有这么个人。据说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在北京参加过全国佛教会议与中央领导合过影。去他家看病什么的;开药方都是不要钱的。但所有来看的人离开时都目瞪口呆、心服口服,你可以随便丢下个三、五、十元钱,表示个心意。

这样的奇人中国有很多,这是我知道的其中之一。

民间有奇人。

首发散文网:

© wx.dnilq.com  文学门户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