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句 >  正文内容

车行黔东南_散文网

来源:文学门户网    时间:2021-08-28




车行黔东南

邱佑发

从江加车梯田

2013年暮之际我们一群影友商议要到黔东南搞一次采风活动,于是在县摄影协会的组织下,在4月末一个后的早晨驾车从凤冈出发了,沿余庆凯里一路向南奔着此次活动的目的地----远在黔桂两省交界山深处的摄影---从江加榜梯田而去。由此开始了一段奇趣、、欢声不断,遗憾连连的旅途。

车出凤冈县城在凤冈境内的“蜂窝状道路”上走起来就像是在跳舞一样,颠得人有些难受,我在车上喝了一口水,不料车正从一个大坑上驶过,车身被向上弹起又坠落下来,可伶我正喝水的嘴在车身的颠簸中被杯子撞了正着,痛得我难以忍受,大家都在埋怨着行路的艰难。不过不到一小时我们的车就使出凤冈到了余庆县的松烟终于结束了在凤冈境内那段令人太难受的路途,来到了余庆平坦没有坑凼的二级路上 ,大家的脸上结束了紧张恐惧的表情。一路上大家开始谈笑起来。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黔东南重镇黄平,在那里我们匆匆的吃了午饭又启程继续向南,跨过水急河陡的重安江,车子艰难地爬过一段因塌方而改道的山坡路段,下午五点多我们到了黔东南州府地凯里,刚安顿下来大街上的路灯就开始尽相的展示它那妩媚妖娆斑驳陆离多姿多彩的光影幻境了。我和志军站在宾馆的窗口禁不住拿出相机按下快门把这凯里斑斓的景定格在相机卡里。正忙着,此次带队的县摄影协会张副主席打来电话通知大家去军分区的酒楼吃饭,席间原凤冈县委的王书记也来向大家敬酒,这令大家有些受宠若惊,王书记还是原来的那样大度和平易近人.连着一一的和凤冈去的每个同志都喝了酒,结束晚饭回到宾馆,一路的劳顿加上酒后的微微醉意大家都各自回房了。睡中不知何时被一阵滴滴嗒嗒急促的雨声惊醒,起床站在窗口,远处路灯的灯光里春雨像一个勤劳的绣女用雨滴做成的丝丝锦线在夜幕中把路灯那五彩斑斓的光编织成的“彩缎”上绣织着美丽的,这一夜注定无眠。( 网:www.sanwen.net )

第二天按照行程安排我们要到台江县去参加那里当天上午八点钟举办的苗族“姊妹节",于是我们六点半起床后匆匆吃过早餐就忙着朝台江赶,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到台江出口时,由于走在后面车驾驶员的一秒钟没有注意变道,在前一辆车突然反应变道时对我们的车产生了误导,没能及时变道错过了变道时机,只好朝前又行驶了十八公里后在高速公路下一个出口剑河县下了道。由于高速公路回程方向发生大堵车,收费站人员告诉我们不能走高速路了,只能走国道。没办法,使得原本只需半小时的车程,我们却走了近一个小 。等我们赶到台江县城入口时,由于高速公路大堵车,前往贵阳方向的车全部都改走国道拥挤到县城里来,又加之县城里正在举行苗族姊妹节大游行,所以我们的车被堵在入城口动弹不得,我和志军只好下车步行前往会场赶上游行队伍。等我们赶到台江县苗乡广场苗族姊妹节开幕现场时开幕式大游行早就开始了,于是我们赶紧拿出相机融入到人群之中去寻找着各自南昌到哪治疗癫痫病心中那最画面和最动人的瞬间,争相把台江苗族姊妹节中美丽动人的画面定格在相机里。游行刚结束已经到了近11点,等不得吃饭休息,我们一行赶紧朝雷山赶,按今天是要赶到榕江县去住的,出了台江县城在上高速公路匝道时又是我们这辆车由于余师傅的一时大意,上错了匝道方向,朝着我们要去的相反方向开去了,走了几公里前面车上的魏族打来电话,方知我们走错了路,没办法只好又一次重复来时的错误,在下一出口剑河县下道,重返回走。还好此时返回方向的大堵车已经疏通,我们得以沿高速返回,没有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中午1点在途中的老巴拉河匆匆吃过午饭后,踏上了在高高的雷公山中蜿蜒爬行的艰难行程。

雷公山是贵州高原中部海拔最高的山脉,是保存最完好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秃杉的生长地,是贵州最大的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我们的车驶过雷山县城再向南开就进入雷公山腹地了,雷公山主峰海拔高达2160米 ,整个山脉森林茂密相对海拔落差较大,沟谷溪流从横其间,雷山到榕江的公路像一条飘带,忽而山顶,忽而沟谷,在清翠欲滴的林间薄雾中飘绕,我们的车也随之忽而在雨雾飘渺的山腰盘旋 ,忽而又在清新透彻的谷底穿梭。车子在驶过雷公山深处的山中小镇桃江后,我们的车在能见度不足50米的山间浓雾中驶进了雷山县最边远小镇--永乐,此时由于较长时间在浓雾低温下起伏很大的山路上行驶,志军身感不适,便想在小镇上找个药店买点感冒药,但小镇只有一家卫生室,里面只卖苗药,没有其他药品,他只好买了一盒苗药含片 ,便匆匆赶路 。车过永乐不久,我们就进入榕江县境了,在山林沟谷间驶过了榕江县的第一个乡镇塔石后,我们的车由于在永乐停下买药离前面领行的车已经很远了,行驶了好长一段路后仍然没有追赶上领队车,直到过了平江镇后,前面的领队车在途中一处苗寨的吊桥前停下来等我们,拍摄苗寨 和吊桥,还下到吊桥下面的河滩去寻找风景,我们才赶了上来。等我们赶到榕江县城时已是掌灯时分,一天的山路行驶大家都有些累了,我们在县城里找了一个旅馆住下并吃过晚饭后,大家来不及观看都柳江边小城榕江那灯火与江水相应成辉的小巧秀丽,都早早的睡下了。

次日起床,旅馆老板得知我们是一群来自遵义凤冈的影友时,极力向我们推荐离榕江县城只有不到五公里的车江坝古榕侗寨,说那里很美很值得去看。于是我们匆匆吃过早餐便朝车江驶去。其实现在的车江大坝已经成为了榕江县城的新城开发区,哪里和榕江老县城只是隔着一条都柳江,车过都柳江大桥后,再朝前行驶几分钟就到了古榕侗寨,迎面一块天下第一侗寨的寨门就在公路边上,站在寨门口看到一座高达十三层的侗寨标志性鼓楼 耸立在都柳江边。进得寨门,在鼓楼下是一个侗族人祭祀和集会的大广场,广场边的都柳江岸七八颗近千年的古榕树高高耸立,形状酷似一堵绿色挡墙护佑着古榕侗寨,形成一道绝色风景,因此这个车江大坝上都柳江边的侗族寨子又叫古榕寨。古榕树下的渡口边几只乌蓬小船停摆在江上,江边小道上的屋檐下有人在卖早餐,都柳江中的小船上有人正在撒网捕鱼,问及卖早餐的侗家,得知这里在前几年已被县里开辟为旅游区,广场和鼓楼都是政府出钱维修的,寨子里侗族民张家界看羊羔疯哪个好居的翻修也得到了政府的补助。按现在县城的发展,要不了几年这里也要成为县城了,现在寨子里的人除了干农活外还从事一些旅游产品的制作和销售,谈话间看得出她的与。从车江出来我们的车沿321国家道顺都柳江直下过停洞到下江再转入前往加榜的公路,一条山中起伏公路比起国道来路面并不算太差,只是窄了些,车走起来也并不太难,过了党扭村后我们拐上了前往加榜的路,看得出这是一条刚修不久的公路,路上的沥青是刚铺上没有多久;路边的排水沟还没有成型,连公路靠外的防护栏也还没有修,公路一边是山体一边是陡坡,没有防护栏,走在这样的路上心里总有些悬吊吊的。没有多久我们来到一处在大片梯田中央坐落着七八栋黑黄色全木结构三层杆栏式苗族民居,那略带黄红色的板壁,青黑色的房瓦与周围泛着银光的梯田组合成一幅美轮美奂的深山图画,于是我们停下车大家纷纷用相机把它定格在各自的镜头中,大家高兴之余刚上车正准备前往我们的联系点加车大寨,此时前面的公路桥上一辆皮卡车横在上面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忙下车向蹬在公路边的人打听,被告知前方50米处因昨晚暴雨塌方,不许通行。我们下车看看,其实塌方也不严重,只是在公路边踏了大约长不足两米,宽不足半米,有四名正在此彻公路塌方堡坎。我们找到一个大约负责加固公路堡坎的人,说明我们的来意,希望能够通融一下放我们的车,可对方以公路塌方不安全为由拒绝我们的车通过,要去加车大寨只能步行,我们的车只能按他指定停在公路边,他提醒我们去加车大寨还有五公里,如果需要他可以帮我们联系那边来车接,但需要我们自已出车费。我们权衡再三,因我们每个人都背着相机、脚架等大包摄影器材,加之此时已是中午一点钟,大家的肚子都有点饿了,连对方来车接的车费都没有问就答应对方来车接了。不一会对方来了两辆面包车,驶过了塌方处,驶到我们面前,我们九个人赶忙坐上车,车子驶出50米后驾驶员对我们每人收取了20远的车费,原想五公里的山路可能要近十分钟,但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车子就把我们送到加车大寨了,我估摸着大概只不过三五分钟而已。我们的车刚停下,就看到一辆挂着贵阳牌照,同样是一群摄影人驾驶的越野车就随之停在我们下车的加车大寨杨老师家的院坝里。还没有等我们把行李全部拿下,又一辆轻型货车也跟着开了过来,看着驾驶员下车时一脸兴奋的神态,我心理有了一种隐隐的痛。

榕江古榕侗寨鼓楼

到了加车就到了拍摄加榜梯田最佳的地方了,趁杨老师家为我们煮的饭还没有做好,我们纷纷拿着相机 各自的寻找着拍摄的目标,我们本来原打算今晚是住在加车寨杨老师家的,无奈车子进不来,只好打消住在加车拍梯田晚霞和日出的计划,临时决定在杨老师家吃过午饭后,步行回程乘车到从江。在杨老师家吃午饭时碰到两位从贵阳来的摄影人,他们是头天晚上从铜仁梵净山赶过来的,已经连续在加车拍摄梯田五年了,春秋各个季节的梯田美景他们都拍摄过,但仍然坚持每年都来拍,据他们自己介绍,他们也不是专业摄影家,都有各自的工作,每次出来都是兴趣相投请假而来费用全自理的,由此可见其对摄影的与坚持,由于那天天气不佳,他们还要坚守两天,日出日落的到来。而我们则只好匆匆离开,天空无雨,吃药治疗癫痫病靠谱吗薄云下已经初耕后尚未插秧的梯田水面泛着片片银白,大家一路回走一路寻找着梯田那宏大静美的画面,纷纷把它收藏在各自相机的镜头里。只可惜那静美的风景缺少了阳光点缀,多少今人有些遗憾。回首加车梯田,看着远去的加车苗寨,大家心里各自存留下些许匆匆的惋惜。

当晚我们夜宿中国神秘枪手部落---从江芭沙苗寨。芭沙属于苗族分支黑苗部落,因其族人中男女均头包黑帕,身穿自制镶花边黑色衣裤,故称“黑苗”,又因其部落中男人从小用枪打猎,一生枪不离手并成为其生存特性,因此政府特别允许芭沙男人持枪,从而芭沙黑苗成为中国最神秘的枪手部落。在芭沙寨子的最高处有一座神树亭,是芭沙苗族同胞心里最神圣的地方,据亭碑记载:1976年毛泽东主席去世后,整个芭沙苗寨的2000多苗族同胞怀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戴和敬仰,平日里爱树如命的芭沙人在族长的号召下,一致决定忍痛割爱,把寨子中已有几百年历史,平时被视为护寨之神的一颗香樟树砍到,送到北京敬献给毛主席纪念堂。之后全村2000多名男女老少在神树根旁长跪不起敬拜树神。此事传到北京,让人,后上级拨款在神树原址拔根立亭,并取名神树亭。由此可见苗族同胞一片拳拳之心,不禁让人心生敬意。傍晚在芭沙客栈大家吃着苗家风味的饭菜,喝着苗家醇香的米酒,直到大家的脸上泛起红浑,心里有些醉意方才离开,那一夜在芭沙苗家我们都沉沉的醉了。醉在加车静美的梯田里,醉在芭沙迷人的下,醉在苗家清香可口的米酒中。

早晨在芭沙一阵阵翠悠悠的鸣声中我们启程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古城镇远。在从江县城吃过早餐后,我们的车顺都柳江而下在贯洞转道北上,不久就来到从江的边境小镇洛香,本可在此上夏榕高速前往黎平,但因我们要去肇兴侗寨,只能沿县道而行。时值洛香镇赶场,那原本就不宽的小镇街道被两边商贩经营所占已不足三米,加之正值人满场齐,来往车辆不少,短短不足一公里的洛香街道我们的车足足走了半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冲出赶场人群与摊贩的重围,又一道难题摆在我们的面前,此地正在修建贵广高铁,去往肇兴侗寨的路已被高铁工地挖得面目全非,早已不见了公路的踪影,留下的只有工程车碾压过后坑洼不平的施工便道,可伶我们的朗逸车象一只喁喁前行袋鼠,左顾右盼地点头前行。在我们的惊诧声和前面越野车的焦急等待中,我们终于来到了肇兴侗寨。

肇兴侗寨是黎平县最大的侗寨,是展示侗族的最佳地方,也是文明世界的著名的民间歌唱形式《侗族大歌 蝉之声》的发源地。不过那天我们来的不是时候,除了到肇兴侗寨的路在修,行车比较困难外,整个肇兴侗寨的街道也在修,街道上施工的泥土、赶场的货摊以及来往的车辆行人,本来不足四米的街道被堵了个水泻不通,我们的车子在刚入寨的地方动弹不得,我们只得下车。各自的在寨子街道上到处寻觅,寻找着侗家民居的特色、侗寨街道的靓点以及能够按下快门的每一个精彩瞬间。整个肇兴侗寨与其他侗寨处在山坡上依山势高低而建不同,肇兴侗寨则处在山间的狭长小平坝上,黑色的房瓦,棕黄色的木质墙壁,清一色的侗家木楼,没有的一砖一瓦,三座侗寨鼓楼分散其中。现在肇兴侗寨的大街小巷都变成了癫痫吃药有对身体有害吗一个个商贸集市,一群群国内外游客穿梭其间,侗寨那原有的宁静早已被旅游经济的喧嚣打破,肇兴侗寨已经成了黎平甚至贵州的旅游名片,了上千年的侗族古寨步入了一条古朴与现代,保护与开放相互挣扎的发展之路。一条公路从中间穿过,把寨子一分为二,一个寨子就是一座小镇,从山里流出的一条小河伴着公路穿寨而过。站在山上的公路远远望去,整个寨子就像一颗镶嵌在山窝里的黑宝石。

离开肇兴已是中午,我们的车像一只蚂蚁在雾气弥漫的山路上缓慢爬行,两点过后我们到了黎平,在黎平机场边匆匆吃过午饭便忙着往古城镇远赶。不到半小时,我们的车在经过黎平的敖市镇后,就来到了锦屏古镇隆里。隆里作为一个屯军城,始建于明朝初年,是明太祖朱元璋在平定天下后于明洪武18年(1385年),派其第六子楚王崇帧(朱桢橚)从率军西进征剿义军时用于屯军的重要据点,故古城里的居民大都是那是明朝军队的后代,城中二十六姓大部来自江浙、福建、江西等,距今已有700多年历史的,现在整个古镇建筑仍然保持着明清的风格,在江南汉族文化与当地苗族文化的融合中传承至今,古城的一砖一瓦均体现着历史的古朴与沧桑。古城成四方格局,东南西北均有城门与外界相通,古城里民居、军营、书院、街道、集市、戏楼、水井、暗道一应俱全,是典型的军事防御与民居相互融合的典范。古城中龙标书院相传是为纪念唐朝诗人王昌龄被贬隆里而建,至今保成完好。具史料记载,唐朝诗人王昌龄因一首《梨花赋》遭人中伤,被朝廷贬为龙标县尉,发配夜郎,其好友李白为其深抱不平,遂作诗《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曰“杨花落尽子规啼,闻到龙标过五溪。我寄愁心与,随风直到夜郎西。”古城正门--正阳门朝向东方,是建城初期建筑,其用途原为军事防御城楼,清代改建成鼓楼,为三层四檐,悬山攒尖顶式建筑,翘角凌空,每个翘角均悬挂风信铃,原楼有内外两道城门,后在清贵州苗民起义中被毁,清光绪三年(1877年)重建,外城门未能恢复,现仅剩内城门尚在。城中建筑程丁字型排开,城内交通四通八达。重建于清中的大戏台保存完好,至今还不时的上演着历史的戏剧,现在古城里的居民还保留着许多明清时期的生活习俗,现在的隆里古城俨然就是一座活生生的明清历史档案。走过古城隆里,我们经过锦屏、天柱、三穗等县境的漫长行驶,掌灯时分古城镇远那华丽的夜景展现在大家的眼前。青龙洞、舞阳河、镇江阁以及古城民居在五彩缤纷的灯光下那美轮美奂的影姿铺展在那灯火阑珊处,置身于灿烂柔美无比的古城之夜,让你无法不动容。大家顾不得一路的疲劳纷纷来到古城街道、舞阳河边、民居屋顶忙着按下快门,巴不得把古城之夜那美丽景色全部收入镜头中,谁都不想漏掉每一个,直到凌晨古城夜景的灯光熄灭大家才回到宾馆。

古城镇远夜景

第五日,大家已是归意渐浓,车出镇远古城,象一匹脱缰之马在回家的路上狂奔,上午11时已达凤冈,五天的黔东南之行在大家的意犹未尽中结束了,那一路的美景,一路的快乐,一路的些许遗憾,全都撒落在我们走过的黔东大地上,全都留在了我们每个人的里,美丽黔东南我们来过。

首发散文网:

© wx.dnilq.com  文学门户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