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曾经——追旧日 拼未来(一)_散文网

来源:文学门户网    时间:2021-08-28




在冯戈的病房里,柳杨接到那个电话后只是撂下一句话说不回家吃饭了。

杨开云看到着急的女儿,还想着说点什么,喊了两声还是没有追回柳杨。只好叹口气向冯戈说:“女儿大了,我也管不了了。冯戈啊。你得加油才行啊。”

冯戈笑笑说:“杨阿姨,只要有您的支持,包在我身上了,无论是将来的家族事业还是柳杨,我都会让您心满意足。”

“让谁心满意足啊?”两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宋白羽领了一群人进来顺便打趣冯戈说。

杨开云赶紧站起来要说话。宋白羽说:“是这样啊,我们的市领导任永坤书记特意来我们医院摸底调研,主要是对全市的卫生医疗系统内的资源共享做一个统筹规划。走到冯戈的病房了,也是一个普通病房,让任书记直观的体验一下。希望市政府对我们医院进一部的进一步升级改造给予支持。”

冯戈听说是市里的大领导,赶紧也从床上站起来,走冲着宋白羽一直介绍的那个人说:“任书记,您真是体恤民情。我们作为地方企业的代表也支持市政府对卫生医疗系统的升级换代,便于给市民更好的医疗服务,这是民心工程啊。”冯戈发现这位市长特别像一个人,他却一时有点模糊。( 网:www.sanwen.net )

任永坤听说是地方企业的代表,握着冯戈的手术说:“小伙子这么,就已经有自己的企业了!年轻有为,了不起。你是干那一行啊?”

“我们公司叫金戈软件服务有限公司,企业不大,不到200号人,我是金戈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主要是搞软件开发,承接国内外的软件承包,也拥有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系统。”冯戈开始主动介绍自己。

“哦!软件公司?很热门的行业啊。听你这一讲,企业也蛮有规模。医学软件方面你们开发过吗?”任永坤听冯戈这一介绍倒是来了兴趣。

冯戈脑子飞快的转着,他想任永坤既然问到医学软件,或许是有什么目的。不管好目的坏目的,自己不能让这位市里的书记小瞧了自己的公司,降低自己的身份。就说:“医学软件我们没有单独的开发过,倒是跟北医大和清华大学共同参与开发过两套远程的医学数据程序。”冯戈诉说流畅自如,一点都没与看出来是在撒谎吹牛的意思。

任永坤看了一下面前这个年轻人,问:“自己没有开发过?”

冯戈不知道这位任市长有什么意思,他想还是不要夸大的过了头。就说:“都是合作开发,我们作为主要的方参与。当然我们自己也能够独立开发,毕竟我们自己也有着大批的软件人才,丰富的开发经验。”

任永坤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对痫病发作急救措施有哪些着宋白羽说:“宋院长,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去参观一下别的地方。”

宋白羽笑盈盈的答应着往前走。这时候冯戈居然看见给自己打针的那个小护士跟在后面,正伴着鬼脸看着自己呢。冯戈在想可能是刚才自己吹牛说带领了一家200人的公司,吸引了这个小丫头。现在的无论你看上去是还是成熟,都是一帮钱财胜过爱人才的势力鬼。不过也好,这几天反正也得往医院跑,免得一个人。他也向着任心怡伴了个鬼脸,以示友好。结果那个任心怡哼了一下,仰着头撅着嘴巴走了。

杨开云拉过冯戈问:“冯戈,现在我们金戈公司能有这么多人?我怎么不知道呢。怪不得你一直从我的公司要钱呢。我们没有那么多项目,这样多浪费啊。”

冯戈看到杨开云着急的样子,赶紧说:“杨阿姨,市领导面前不能跌份。我觉得那个任书记好像话中有话,所以我就得,你明白吗?”

杨开云一下子想起来宋白羽说的卫生医疗系统的升级改造,她拍着冯戈的肩膀说:“嗯,还是我冯戈心思缜密。”杨开云收拾一下自己东西后又说:“打完针别住在医院,回杨阿姨那里,我先回去给你收拾点吃的。”

冯戈也不说什么,答应着:“杨阿姨,再见!”

杨开云走后,冯戈想起任心怡的表情。他觉得这小丫头好像很面熟,与一个人长的好像。

手机铃的声音打断了冯戈的思路,看电话屏幕上显示着冯景的名字。

“哥!听杨阿姨说你受伤了。厉害吗?是不是很疼呢。”冯景的声音很甜,声音里带着关切与不安。

冯戈赶紧忍着头痛跟冯景说:“小妹啊!我没事,就是擦破一点皮,已经好了。你听我的声音像是很疼吗?哈哈哈。”

冯戈跟冯景相依为命,这个是他现在唯一最亲的亲人了。自从去世后,他就一直想尽办法照顾这个妹妹。学校里赚的钱,其中有好大一部分事供应妹妹上学和。冯戈觉得无论自己怎么辛苦都没关系,他就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妹妹,不管自己受多少苦,他不想让妹妹受苦,他想让冯景不比任何女差,想让自己冯家在经历连续的变故之后不比任何人家差。作为冯家的继承人,他需要顶起这个家,重新在创造一个完整的家。

“哥,真的没问题吗?那景儿放心了。”冯景并不知道哥哥是自己尽量的说的轻松,以避免冯景担心。“哥,我好久没见到你了,我能去看看你吗?杨阿姨也说让我去她家跟你一起吃饭呢。”

“景儿,你就先好好上学,已经大二了,你还需要好好适应大学的生活,享受大学的生活。”冯戈不想让冯景知道自己的任何情况,他不想让冯景趟进商业社会这一池的浑水。他希望冯景一直是哪个天真甜蜜可爱的妹妹。只要她没有,没有。因为冯戈觉得冯景太小就经历了病重、失去、随后失去母亲吉林省治疗小儿癫痫比较好的医院的悲路。他觉得自己的这个妹妹太可爱、又太可怜,失去了父母,只有那个老奶奶照顾她。她长大了准备开始照顾那个老奶奶时候,老奶奶也随后去世了。冯景是个没有人疼爱,缺少家庭温暖的。但是冯戈从来不想让冯景过多的接触社会,他害怕失去这个妹妹,他反对冯景谈恋爱,他告诉冯景的就是除非有个男孩子的相貌、能力、资产超过自己,否则就别想把冯景从自己身边抢走。

“我想去见一下柳杨姐姐,因为她拜托我的事我想结束了,我有些话想去跟她说。”冯景柔柔的说。

冯戈想了想说:“那好吧!我会安排车子去学校接你。”

“哥哥,我很想你。”冯景最后说。

冯戈有些心疼的说:“哥哥也想你了。”冯戈看到任心怡有些神秘的走进来,冯戈对冯景说:“哥哥晚上去接你。哥哥有点事,先挂了。”

冯景恋恋不舍的挂掉电话。冯戈看到走进来的任心怡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倒要看她有什么神秘的事情。

“喂!二。。。百企业家。”任心怡故意把那个‘二’拖了长音说:“我在你这里躲一下,过会儿再出去。免得被老任发现了。”任心怡对着门外张望一下躲到了门后。

“那个老任?”冯戈奇怪的问。

“任永坤。”任心怡躲在门后头都没有回,就随口说出了市长的名讳。

冯戈觉得任心怡有一小些特殊的吸引力,技术不好,可以说连打针都基本不会,却在干着护士的工作。一派小姐的乖张,却能整天跟在宋白羽这位大院长的后面。小女孩的可爱,居然敢跟市长躲猫猫。冯戈摇摇头,有些不理解。跟在宋院长接触,又能跟市委书记搭上话,那是多好的发展机遇啊。小丫头还得躲来藏去的费这么多心机。

“小任!任心怡!”外面出来宋院长的声音。

任心怡赶紧蹑手蹑脚的跑到冯戈的床边蹲在了病床的下面,跟冯戈做了个可爱的不要说话的手势,伸了一下她那可爱的舌头。

宋院长推门进来看到冯戈在床上躺着,顺便就问:“冯戈啊!哦!你还有一个输液袋就结束了。没什么大事,今晚就回去吧。明天再来直接打针就好了。对了,你看到给你打针的那个小护士了吗?”

冯戈听见宋白羽的嘱咐一一答应着,冯戈知道宋白羽再找的那个小护士就是躲在自己床旁边的任心怡。一边嘴上说没看到,一边拿眼睛指示宋白羽说:“她在我床边呢。”

宋白羽木然间明白冯戈的意思,宋白羽直接挤进们来说:“哦,冯戈啊!我看你的输液袋要换掉了,我就顺手帮你换下来吧。”

冯戈听着宋白羽一派认真的样子,知道他再配合自己跟那个小丫头开玩笑。这么聪明的宋白羽自然知道任心怡就躲在床的旁边,这么说只是为了不让小丫头尴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尬。

宋白羽还没有走到床边,任心怡已经撅着小嘴巴,两手放在身前,低着脑袋站起来说:“宋爸,你就别让去见我了。”

宋白羽和冯戈一下子都被逗的笑起来。冯戈只是奇怪,这个任心怡怎么就称呼宋白羽叫做宋爸爸呢?难怪这个小丫头整天跟在宋白羽的屁股后面,原来是父女关系啊。冯戈觉得宋白羽有点以权谋私的感觉。可这样不像是宋白羽的冯戈啊。

宋白羽沉下脸来说:“那怎么行,你那个任爸爸在医院的公事已经结束了,现在要谈谈你的私事了。你不在场怎么谈?”

任心怡撅了嘴巴,扭捏了身子还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宋白羽沉着脸说:“还想以后让宋爸爸袒护你吗?那就听话,跟我走。”

冯戈这么聪明的人,他一下子明白原来这个乖张可爱的小护士是任永坤书记的千金小姐。

任心怡不情愿的挪动自己的脚步,半天也挪不了几步的样子。宋白羽无奈一把拉着这个可爱的小护士就走。任心怡知道逃不过被审问批评的这一关了,又不情愿自己被批评,回头冲着冯戈做了个鬼脸说:“叛徒。”

冯戈一边笑一边说:“宋伯伯,我跟你们一起去。我也要见一下任书记呢。”说着自己就把插在手背上的针头拔下来,简单点处理一下针孔。

“消炎液还没有滴完呢?”宋白羽也惊讶冯戈对滴液后的处理这么熟练。看他已经拔掉了输液针,也就无奈的说:“那好吧!也不算外人,那就跟我一起吧。还有这个鬼丫头。走吧。”

宋白羽知道自己拉这个小护士在病房里走来走去不方便,被人说笑,留下话柄。对冯戈说:“冯戈,替我把她押住了。去见她爸爸。”三个人便直接来到了宋白羽的大办公室。

任心怡一旦进了宋白羽的办公室,整个人有一种小归林的感觉,自由放松。直接跑到大沙发里坐着喝茶的任永坤身边吱吱喳喳的叫起来。“老任,你怎么总是以权谋私啊。你总是拿着宋爸爸的善良来欺负他,还欺负我。还要派这么个叛徒来挟制我,我要掀翻压制,打到压迫,解放自由。”

任永坤赶紧躲避因任心怡跟自己动手动脚,弄撒的茶水,一边还要笑着跟宋白羽说:“老兄啊。我感觉你替我教育的女儿不怎么样啊?在她嘴里我们全都成了资本帝国主义了啊。有点旧社会的意思啊。对于这个上的,见得阎王的主,我还有胆量挟制她,还派了个叛徒。”

宋白羽笑着心疼的看了一下任心怡。任心怡看到宋白羽心疼的表情,一下子抱住任永坤的胳膊钻到任永坤的肩膀上满脸是的笑,也不再说话。

宋白羽这才跟任永坤介绍说:“任书记,这是冯戈。刚才您见过的。”

任永坤稍微欠了欠身体对着冯戈说:“哦,年轻人很了不起。坐下来喝茶,老宋这里的茶还北京哪家治癫痫病好是很不错的”

冯戈也没有客气,大方的坐在了任永坤跟女儿的身边。“任书记,你是我的偶像。经常在电视里见到你,没想到这次能见到真的,而且还摸到了真的。”

任永坤一下子被冯戈的谈话逗笑了,觉得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聪慧睿智,居然一句话之间就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任永坤坐直了身子看着冯戈说:“冯戈,金戈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对吧。你就是刚才我女儿嘴里说的我派去的叛徒对吧。”任永坤还没有忘记跟自己的女儿开着玩笑。

冯戈在冷眼观察了几个人的关系后,他确认了病房里自己对任心怡的判断,是个背景不浅的女孩。“任书记,叛徒我可是不敢当,这个工作不好胜任。不过您要说是您派去的,这倒是我的荣幸呢。以后啊,您女儿的保镖就由我来担当了。条件是绝不向您透露心怡的半点情报。”

任永坤看到这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谈吐自如,颇具风度,欣赏之情油然而生。正要说什么。冯戈却像是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条镶钻的白金项链,说:“任书记,我有个小妹叫冯景,跟你们家公主年龄相仿,却是文静舒雅。看到你们家公主这么乖觉可爱,让我十分羡慕。但是因为偶然相见,也没有什么像样的见面礼。这条项链本来是给小妹在学校参赛获奖的礼物。相逢不如偶遇,就算是给任小姐的见面礼吧。也希望任小姐赏脸,能跟我家小妹结识一下,带小妹见见世面。”

宋白羽自然知道冯戈的用意,也明白这条项链本意是买给柳杨的生日礼物,现在在冯戈嘴里却成了冯景获奖的嘉奖品。宋白羽越来越替柳杨担心,也感觉柳杨的坚持是正确的决定。宋白羽也不说话闷头喝茶。

任永坤脸色沉下来说:“我任永坤虽然没有钱,但是还不会乱收别人的礼物。你有什么话可以尽管说。”

冯戈心里咯噔一下子明白刚才自己的举动有些仓促,所有因自己的谈吐而形成的轻松气氛凝固起来。他看到任心怡的笑容也收了起来,表情复杂的看着冯戈。

冯戈把项链收起来放在盒子里,表情平和的说:“任书记,您知道,商场上非常讲究见面礼。我不应该拿商场商行为来跟您结识。让您见笑,我这个习惯很不好。宋伯伯以后您得多指教我。”

任永坤没有再理冯戈的话茬,站起身了说:“老宋,我就先回去了,女儿嘛!交给你我很放心。还有些文件要处理,我先走了。”

冯戈站起来陪同宋白羽送任永坤下楼。任永坤上车的时候,冯戈使劲握住任永坤的手说:“不好意思,任书记,改天我登门请教,多多指点我们年轻人的未来。”

任永坤在那些陪同人员面前没有任何表情的上了车,他的手里却多了一条白金镶钻的项链。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青春万岁_散文网

下一篇: 合作社_散文网

© wx.dnilq.com  文学门户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