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偶然人生(续十七)_散文网

来源:文学门户网    时间:2021-08-28




河湾大队小麦亩产八千多斤的消息轰动一时。县委王书记受到省委领导的表扬,公社周书记受到县委王书记的赏识,领到了县委颁发的一面红旗。团委书记胡悦得到党委周书记的信任,报到县里准备提拔。在各级官员们欢欣鼓舞的大好形势下,迎来了”三年自然灾害”。

吴彪没有沾亩产八千斤的光。更不走运的是:行政区划作了调整,他们县调到了吕梁专区,他的首长对他难以顾及。顿时,那些想办法和他套近乎的人消失殆尽。周书记也变了嘴脸,对他不冷不热,不管不问。他从党校学习回来,还是兼任河湾大队的党支部书记,主持河湾大队的。

他在大队部看到墙角放的y一堆锣鼓,告金贵说:“把锣鼓扔在库房里吧,成天敲锣打鼓有啥意思。”

他不在时由张二套招呼队里的事,这时张二套也坐在队部,闷闷不乐地抽他的大烟袋。金贵把一沓油印的大跃进简报递给吴彪,说:“吴书记,这是县里送的简报。”吴彪看也不看说:“你去茅房擦了屁股吧。”金贵吓得张大了嘴巴,不敢啃声。

吴彪急切地问张二套:“二叔,咱大队今年的粮食收成咋样?”张二套在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你是准备登报呢,还是说真的呢?”( 网:www.sanwen.net )

吴彪说:“那些简报登上去只能受害。我要你的真话。”

张二套把烟锅里的烟灰在鞋邦上磕了,说:“年景不好,咱大队麦子亩产就是二百来斤,豆子有七八十斤。高梁和玉茭也减产了。交了公粮没口粮,留了口粮没公粮。”

吴彪说:“我想给社员分口粮,把食堂关了,你看能分多少哩?。”张二套睁大眼睛说:“你敢?不怕周龙闹你?”

吴彪坚定地说:“我不怕,眼看大队没粮了,食堂浪费太大。分了粮让各家自讨方便,免得饿死人。”

他告诉张二套:“在党校传达内部秘密文件,有的地方已经饿死不少人了。”

张二套猜想这可不是吴彪瞎说,吴彪也不敢瞎说这事。心想:吴彪也太胆大了,要让别人告了,就是一个现行反革命。<癫痫患者怎么合理饮食/p>

他赶紧告金贵:“千万不敢和外人说,这是党的秘密。”

金贵听得也是神情紧张,连连点头。张二套觉得吴彪平时少言寡语,但在要紧时候还真有主意,能为老百姓想。心里挺佩服。说:“你要分,俺支持。上面追查由俺顶着,俺三代贫农,讨吃出生,不怕进班房。”

就这样,火箭公社河湾大队第一家给社员分了口粮。第一家解散了食堂。他们分粮时,张二套才告吴彪,他和张婶儿商量着扣留了一些。他们清仓打扫,每个大人分了二百多斤,娃娃们少分些。张二套叹了口气说:“就这些,到了天也得出去讨吃。”

他愁容满面地和吴彪说:“这点粮食不够吃,咱们要遭饥荒,赶紧种些红薯就急吧。”

吴彪正和社员们在地里种红薯的时候,他接到公社的紧急通知,要他带领公社民兵再到狐爷上炼钢。原来,县委再次掀起大炼钢铁高潮。提出了“宁少千斤粮,不少一两钢”的口号,紧急抽调全县二千多名干部职工奔赴钢铁生产第一线,要放钢铁卫星。

河湾大队的食堂解散了,那座高墙土地庙改成了大队的铁匠铺,当年跟上二毛驴他打铁的河南籍李师傅掌锤。当时和紫花一起听房的那个小后生抡大锤当了学徒。

铁匠铺成了河湾大队第二中心。观音堂是政治中心,铁匠铺是娱乐中心。铁匠铺每天早早地就敲起叮叮叮当当当的声音,非常有节奏,宛如交响乐。吸引着不能上山炼钢的婆姨的娃娃。

这时,来福五六岁了,已在家里圈不住,他一听见这种音乐就拽上他妈往外走。他一路上要把小吴钢叫上,把走路东倒西歪的名堂拉上。三个的妈,叶子是大姐,玉莲是二姐,紫花是小妹。他们三家的娃娃一起玩耍,她们三人以姐妹相称,相处的亲密无间。

她们每天都要到铁匠铺相聚。她们把娃娃放在院里。院里由张婶儿打扫得干干净净。院子里,头上有如伞的柏叶遮凉。地上长着各种青草,青草里有蚂蚱等小昆虫。娃娃们喜欢不尽。大人们坐在食堂留下的凳子上听着叮叮当当的音乐聊家常。这几天,叶子和玉莲看管娃娃,玉莲手里还拿着纺锤捻羊毛线,她要给吴彪织件毛衣。紫花有任务,她要跟上张婶儿挨家挨户收鸡蛋。

那时候,鸡蛋是一种重要的外贸物资。国家要拿鸡蛋齐齐哈尔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和苏联老大哥换钢材和机器。大队的广播盒子里说:“鸡蛋收购任务能否完成,直接关系到国家的信誉,关系到国家实现工业化的成败大局,是当前最大的政治任务。”

这样,原先由供销社收的鸡蛋就纳入大跃进,这项政治任务落到公社,公社又分到大队。周龙书记严肃地在动员会上说:“你们给我从鸡屁眼里抠出来也必须完成任务。”各大队自然不敢怠慢。大队给养鸡户下了任务,养鸡户却不敢接着给老母鸡下任务。老母鸡该什么时候咯咯叫,还得由它们作住。

可是,张婶儿急得像只大公鸡。她听到那家有母鸡“咕咕蛋,咕咕蛋”的叫声,就高兴的合不拢嘴,三脚两步跑,直奔鸡窝。河湾村不大,鸡犬相闻,谁家的鸡叫了几次她都记得一清二楚。鸡蛋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原来当地黑市上五分钱一个,后来涨到五毛一个,最高达到一两块钱。俗话说“河里无鱼市上寻”,就是在那时,也有人敢铤而走险在黑市上买鸡蛋之类的统购统销物资。他们一旦会被抓住,就会打成投机倒把分子,轻者没收罚款,重者判刑坐牢。

张婶儿急着收鸡蛋,二孔明家养的十来只鸡却陆陆续续死了。隔三差五,二孔明院里就会飘出鸡肉的香味,鸡肉的香味弥漫了全村,全村的鸡也陆陆续续死了不少,更多的院里飘出了鸡肉香。这让张婶儿着急不已。二孔明却说风凉话:“哎,恓惶的这些鸡在劫难逃阿。”

也有人跟着说怪话:“周扒皮钻在鸡窝里能引得公鸡叫鸣,谁有本事引得母鸡下蛋?干部成天盯住鸡屁眼要鸡蛋。俺的鸡不下蛋还要批判俺,养鸡真是活受气,”

张婶儿的女儿俏花在学校,学校里也给她下达了任务,俏花问她妈要,她家的鸡可以下双黄蛋,可不能下双胞蛋。内外交困,急得张婶儿嘴上起了一溜泡儿。

紫花好热闹,她跟着张婶儿东家进西家出。她不在乎收了多少鸡蛋,她心里盼的,眼里盯的是能碰烂几颗鸡蛋。她就把碰烂的鸡蛋低价收了,给名堂吃。有多余的就加上二分钱卖给玉莲,让吴钢吃。她从不卖给叶子。心里想,人家是市民,吃供应粮的。

紫花跟着张婶儿交鸡蛋进了几趟城。回来就告玉莲:“人家城里的东门口开了家无人商店。店里没人卖货,东西随便拿。”她兴奋地说:“俺看见商店的房檐上插满了红旗,门上挂着红牌随州癫痫医院排行子,牌子上写着:‘共产主义商店’。商店墙上红红绿绿贴满了标语:“热烈欢呼我县第一家共产主义商店开业!”

她兴奋地告诉玉莲:“共产主义真的要实现了,到时候咱们天天穿新衣裳,天天吃肉疙瘩。”她悄悄地和玉莲商量:“咱们赶紧去共产主义商店拿东西吧。”

叶子回家把县城开了无人商店的消息告了贾医生,贾医生冷冷地说:“报纸上登了。”再没说话。

她们三人说走就走,相跟着进城,要到共产主义商店拿东西。紫花要骑上车子去。她家的白山牌自行车好长没人骑了。玉莲和叶子说,俺们不会骑。紫花只好少数服从多数一起走着进城。

县城离她们村不远,她们三人都想背个包儿,领着娃儿走着进城。

紫花家里没有挎包。村里人提东西经常是用荆条编的箩头,如果有用包装粮食的时候,他们就把裤子的两条裤口扎住。做成两个包,这样的包容量大。包里装上东西把裤腿叉开,把裤腰拴紧。搭在脖子上,又省事又省力。紫花为了挎包花了一番心事,她要自己做个挎包。便翻箱倒柜寻出了从娘家带来的红包袱。

这个包袱是她出嫁时用来包嫁妆的。包袱中间印着一对鸳鸯,四周是缠枝莲。包袱是她托人在省城太原买的。紫花手巧,她把包袱缝成了背包。做背包的带子,她铰了有一寸宽二尺长的黄缎子,这黄缎子可是名贵之物,据说是清朝的皇家用品。是土改时她妈从她们村最有钱的财主家分的。也是紫花陪嫁带来的。

紫花把挎包做好,摆在桌上觉得很好看。她就挎在肩上想看看效果,她家没有大镜子。便拿上她梳头用得小园镜,左看了右看总看不了全貌。

二毛驴躺在炕上逗名堂玩,没在意她婆姨的包,更没有欣赏的意思。紫花挎上包包问二毛驴:“俺做的包包好不好?”

二毛驴头也没抬说:“好”。

紫花似恼似嗔地拧住二毛驴的耳朵,说:“你看也没看就说好,就会应付俺。”二毛驴按着耳朵说:“俺早看了,就是好嘛。”

紫花高兴地亲了二毛驴一口。

第二天,她们三人领着娃娃挎着包包,早早就在铁匠铺门口集中。

玉莲挎的是吴彪在部队上用过的旧挎包。挎包的下角治疗儿童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药?已磨出粗粗的线条。这种包是黄帆布做的,包上印着红五星和“八一”的字样。一看就是经过战争洗礼的军用品。玉莲背上这种包很能彰显她的身份,宣示她的地位。她也是一名无上光荣的“军用品”。

紫花看她那大红的布包,心里产生了无以言表的情绪。她只是拽住玉莲的包包,轻描淡写地说:“玉莲姐,你的包包烂了。”

玉莲说:“这包包咱庄稼人不适用。”

叶子的包包像个百衲衣。是用各种颜色的布拼接缝起来的。她从包儿里掏出两个鼓鼓的小园饼,分别递给了吴刚和名堂。接着又拿出一个给了来福。她又从上衣袋里掏出几块亮晶晶的东西。那东西既不是方形也不长更不圆,边边棱棱角角有模有样。

紫花好奇地问:“叶姐,这是啥?”叶子笑着没说话,拣了块最小的往她嘴里塞,她本能地扭头躲了一下,叶子说:“不药人,你尝尝。”

紫花伸出舌头舔了添,一股甜丝丝的感觉直窜喉咙。她迅速拿住放在嘴里,问:“这是啥糖?”叶子说:“这是白冰糖。”

玉莲也凑过来看,说:“俺听说过,没见过。俺也尝尝。

紫花听玉莲说,她也是只听过,没见过,更没吃过。心里说,你和俺也差不多,感到心里的一丝平衡。

她嘴里含着白冰糖,心里却愤愤不平,嫉妒着市民身份的叶子。她羡慕地说:“还是你们市民好。”

叶子说:“这糖要凭票供应,也不好买。俺攒了几个月舍不得吃,今天娃娃们头一次进城,要闹人了哄着吃。”

她们三人领着娃娃说说笑笑往城里走。名堂最小,饼子吃得最快。他刚吃完就跑到吴刚跟前,伸手把吴刚手里的半块饼抢了过去。吴钢没站稳,跌倒在地,半个小圆饼早含在名堂嘴里了。吴钢丢了饼,哇哇地大哭起来。

来福赶紧跑过去扶起吴钢,把自己还没吃的饼给了吴钢。吴钢拿着饼子还是哭,玉莲就把吴钢抱了起来。名堂嘴里塞得满满的,两个本来凹陷的腮帮子鼓了起来,不能说话,拽住紫花也要让抱起来。叶子想也把来福抱起来,走的快点。来福却不让抱,要自己走。

她们刚出村不远,迎面来了一队骆驼。(待续)

首发散文网:

© wx.dnilq.com  文学门户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